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王振耀 > “挑夫”王振耀

“挑夫”王振耀

2010年12月25日 13:55 来源: 中国经营报-中国经营网

作者:江海波  

  他的脑子里总是装满着这个时代的问题,以至你在任何时间见到王振耀,他几乎都是一副眉宇紧锁的表情。

人们比较关注的是他的经历,曾经作为一个国家部委的高级官员,并以这样的身份“下海”,进入一个跟国际巨星李连杰有紧密关联的高等学府学院出任院长。

这个曾推动过村民自治与《村民组织法》出台的前民政部官员,彼时更像是一个步履沉重而坚实的独行挑夫,无数次踏进中国乡村社会的脉络中去,寻找中国社会最底层里的政治文明。

一个挑夫的眼里,只有具体的担子与重量。从基层政权司到救灾司,从救灾司到慈善司,在每一个工作过的地方,王振耀都会用他的挑夫式的工作方式,去推动这个社会点点滴滴的进步。

但关注具体细微的他却必须直面被“宏大”所笼罩的现实。例如慈善捐助,苏醒的中国人的良心,在落后的慈善制度与行政体系大泥沼中搁浅。以一个民政部司长之身份,他看到了一种无法承受之重,他必须去寻找中国问题背后的千头万绪。

他最终答应李连杰,也回答了自己心底的请求。这个回答,他将以学者、学术机构领导者的身份,来开启千头万绪的中国问题的思考与救赎。

领导壹基金研究院,他将从一个埋头负重踟蹰而行的挑夫,变成一个思考者、引路者。

在政府部门工作期间,他就比较注意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办事方式,同现代世界之间有一道巨大的鸿沟。他发现,中国人在传统的认识方式上比较爱说道理,有很多理念性的东西,但很少分析数据。“过去我们对数据不怎么分析,包括民政部、包括我过去所在的司,都没有建立起数据分析这样一个组织。”

在政府工作的时候,他对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”的官场文化非常熟悉,但他不认同问题出在下面。他对媒体说:“咱们几千年来都认为,上头是英明的,下头是坏的。其实上面那政策就不具体,太宽泛了,怎么把责任归咎于下面呢?我的政策下面就‘对策’不了。你不能光号召提高认识、加强领导,你要具体。这是现代国家,不能按照传统几千年来的做法,上面以身作则,下面才会跟着摸索。”

离职前夕,他一直推动的孤儿最低养育标准开始在各地陆续实施,散居的孤儿每个月600元,在儿童福利院的每个月1000元。文件发下去后,下面的人都呆了。他们从没见过这样规范、细致的文件,密密麻麻11页附件,列了近300项福利机构儿童养育费用支出参照表。从吃的土豆、苹果、猪肉,到用的内裤、拖鞋、橡皮,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每月在哪方面平均消费多少钱,全写得清清楚楚。

为做这个参照表花了半年时间,请各地儿童养育专家、营养学专家、福利院院长等,论证几轮,才最终定下来。王振耀说,“我们查了查,这应该是中央行政部门里第一个对群众生活列这么详细的单子。”

领导壹基金研究院,他仍然以他熟悉的方式开始新的征途。他要建立一个与众不同的高等学府研究院,改变中国传统的知识生产方式。最近几个月,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去调查了解中国慈善事业的基本现状,并把这些情况数据化、表格化,进行系统的比较。

“从这些分析看来,慈善事业未来的知识生产要创新,研究方式首先一定要变,”他说,“做慈善时应该提出一定的捐助数据数量分析和计算指标,千万不要空泛地讨论道德建设,空泛讨论道德建设、缺乏数据的推算,很可能使我们在整个发展中失去主动。”

他计划利用壹基金研究院推动建立一个支持慈善组织的技术平台。“这是当务之急,只有技术支持系统建立了,才能使慈善组织的每一个环节达到熟练化、专业化,才能建设或规划我们中国的现代慈善事业。”

推荐 17